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成都在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文化头条新闻

文化头条新闻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 王长江

发布日期:2017-09-29信息来源: 中华艺坛网

摘要: 王长江,1957年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祖籍山东,籍贯辽宁省葫芦岛市,少年成长于黑龙江哈尔滨、绥化、嫩江等地,随父母支援西南三线铁路建设入川,先后在成都铁路中学初、高中学习。1975年8月上山下乡务农于四川大邑 ...

  王长江,1957年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祖籍山东,籍贯辽宁省葫芦岛市,少年成长于黑龙江哈尔滨、绥化、嫩江等地,随父母支援西南三线铁路建设入川,先后在成都铁路中学初、高中学习。1975年8月上山下乡务农于四川大邑县沙渠镇,1977年10月在成都铁路局参加工作。西南铁道学院铁道运输系毕业,大专学历。 

现已退休,仼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四川省艺术品协会专家; 四川省书画专委会书法专家;中华名人书画院西南分院执行院长; 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大梦空间》、《文旅鉴藏》杂志副主编; 成都市蓉南文学会秘书长。

《神秘厚土   岁月传奇》

 ( 王长江随笔)

    芙蓉锦城一一成都,是一座古老而富饶美丽的都城,千百年来被誉为"天府之国"之美誉! 二十世纪后,乘改革开放之东风,驾中国文化复兴之梦云,以高速发展之势头,当今已成为新时代的现代化世界名城。

  位于成都东北部的龙泉驿区,是富有传奇色彩的神秘之地。她以历史悠久,文化底蕴厚重,名胜古迹众多而遐迩闻名!素有"四时花不断,八节佳果香"之称,是国务院命名的"中国水蜜桃之乡",还有地处成都市区以东的十陵镇,便是那十陵"蜀王陵园",还埋藏着千秋岁月的故事,沉积神奇的历史。我却未能成行十陵镇而留下了亲临"蜀藩王十陵"探究的遗憾!

 光阴荏苒,岁月匆匆,时代变迁,风貌犹韵。2016年金秋及至,酷暑渐消,乘兴而发,故地重游。应朱小琴大姐数天前之邀,10月15日这天,我起了大早,兴致勃勃前往成都龙泉驿十陵镇"正觉山庄"。经她引荐与朱氏家族族人朱世荣先生谋面。又邂逅相遇我儿子的小学老师朱季伦大姐,尽管她已年近七旬,却风采依然,精神炯烁,与之相见,倍显格外亲切。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初次相识,去年初秋,我曾经邀请她到我家作客,并馈赠她两幅书法作品,于此结下友谊之情。此时与之交谈,已不觉陌生。当我直言谈起王家与朱家历史之缘,并道出其亲妹嫁入朱家为媳时,他们倍感亲切,称我为朱家舅子哥嘞! 

 9时许,朱氏家人陆续齐聚,茶叙后,我随同来自全国各地朱氏家族队伍浩浩荡荡的围绕着2000多亩的青龙湖和园区游览,心旷神怡,漫步赏景,朱家人对到场的客人们饶有兴致说:"政府已批准将'青龙湖'更名为'朱子湖'了"! 一语顿出,迎来满场喝彩,为之祝贺! 我也忙不歇息地为大家在朱子湖畔拍照留影,欣喜场面不言而喻。

  拍照之后,大家前行来到一处神秘之地,我极目远望前方,只见不远处,殿阁楼台,古树荫荫,"蜀王陵园″在阳光下显得金碧辉煌,熠熠生辉。朱大姐向我介绍说:"这是明代蜀藩王十陵墓处,已发掘出'僖王陵'和'昭王陵'两座陵墓。"于是随同众人拾梯沿深处下行,闻到空气带凉意的陈土味,此墓石门开敞,墓室宽敞高大,墓顶呈拱型状,石壁、墓梁厚重,我惊叹中华古人无重型机械,能工巧匠们采用什么方法搬运如此沉重的石料,又怎如此建造这么宏大的墓室,让我不得其解? !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 王长江

 神秘面纱揭开后,从而得知,公元1378年,明太祖朱元璋册封7岁的儿子朱椿为"蜀王",镇守明朝西南地区。今成都市中心的"四川科技馆"、"天府广场"一带即为明代蜀藩王的府邸原所在地。蜀王朱椿3年后,朱元璋委派景川侯曹震等人赴成都营建"蜀王府",历时9年1390年竣工。这座蜀王府地规模宏伟,是明代藩王府中最富丽的一座,北起东西御河,南到红照壁,东至东华门,西达西华门,周长2500米,占地面积38公顷之多,其建筑可与北京故宫妣美。而且,整座建筑坐北朝南,庄严的正门点缀着乐亭、表柱、三桥、石狮等皇家建筑,大有庄严肃穆之气。蜀王理政之处便是地处中心的"承运殿"。建筑可谓精巧华丽,园林精致优美,小桥流水潺潺,鸟语叽喳争鸣,花草芬芳扑鼻,真是人间仙境。得知故事的由来,不由让我思绪联翩,也更让我怀念四川百姓常常念叨的"老皇城"、"小天安門"来,这座金壁辉煌,豪华无比,川人先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 王长江

  时过境迁,历代繁衍,300年前一群朱姓客家人,千里迢迢,离乡背井,从广东迁徙到四川洛带安营扎寨,从此在这里生衍繁息,代代传承,在保持客家的风俗习惯外,还逐步形成特有的客家文化、语言和风格。因此,成都当地人都称他们是"土广东人",原因就在于此。他们的勤劳朴实,聪明善良,精于发奋,如今居住在洛带及龙泉十陵镇等周边区域朱氏皇族及朱氏客家族人的聚集地,更是树大根深,枝深叶茂,向更远更宽的地方延伸。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 王长江

不仅如此,我还得知,1979年朱氏家族朱世发先生的建筑公司在十陵青龙湖畔挖土、施工灌浆浇筑,惊现边灌边漏,而后发掘出"僖王陵墓"(僖王是朱元璋的嫡孙)和"昭王陵(昭王是朱元璋世孙,朱宾瀚和他的正妃的夫妻合葬),考古学家挖掘出土了500多件彩釉兵马俑,舞乐俑等文物,同时还发现了十多座明蜀王家族的墓葬胜迹。以僖王陵为代表的蜀王陵墓葬群,拥有富丽堂皇的地宫建筑,巧夺天工的精美雕刻,被考古学家誉为"中国古代陵墓中最精美的地下宫殿″,明蜀王陵以明代第三代蜀王僖王陵为中心,踞今有566年。今天我们常說:"北有十三陵,南有蜀王陵",就此而论也!  

 谈聊之间,即兴前往,我随他们来到一群扎眼的老式民宅处,见拉了一条红色巨制橫幅"为国家中心城市提供传统文化支撑"的标語,我迈进人们聚涌的一幢民宅,又见房梁悬掛"隆重纪念朱文公诞辰886周年暨朱文公堂前教子铜像安座典礼"大橫幅,正堂大殿两侧一对楹联"忠孝持家远,诗书处世长"。其中匾额"理学遗徽"、"熹公宗祠"、"朱文公祠"、"诗礼传家"等书法甚为精湛!《文公家訓》和"善为传家宝,忍是积德门"楹联内涵丰富和书法遒劲敦厚,心中默读会意,深感心灵深处又升华了许多。 

朱熹乃宋朝著名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诗人,儒学集大成者,世尊称为"朱子"。他的理学思想对元、明、清三朝颇具影响,成为官方哲学,是继孔子孟子之后,最杰出的儒学大师,中国教育史的一代大儒,可叹的是生前遭到不公正的待遇,被当朝用莫须有的"伪学逆党"罪名,被政治迫害含冤恨去世,这是善良人们无法想象的奇冤大辱啊!今天我行先哲大儒"朱熹"先辈叩拜大礼理所当然,情理之中! 对他的坎坷人生无限痛心,对他的渊博的学识,儒家学说影响当今世界深表敬仰和钦佩!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 王长江

不觉之间,已是晌午之时,朱大姐大声催促大家进餐了,开着大奔的朱姓老板催我一行上车。哇噻! 两个酒店餐厅坐满了,我估摸着有500人左右,每人臂披紅艳夺目的围巾,这景观绝无仅有!真是大大验证了我前写的书法"近朱者赤"吧! 进入宴会厅,又发现朱氏家族的酒又上宴席了,看来,今天的一番以酒会友是免不了了。果不其然,席间朱氏兄弟姐妹轮番敬酒,这阵势我退避已不可能了,便索性端起酒杯,相互礼敬碰杯,以表自己一番诚意。

 酒后茶余,偶然之时,我又遇见数年未谋面年近8旬的四川出版界文化才子,德高望重的刘永康先生,亲切握手叙旧,而后同行参观龙泉十陵古迹展示艺术长廊。这"古迹艺术长廊"临街而设,是朱世荣先生投入巨资而建。其长约数百米,详尽展示十陵发掘出文物的图解,让我更加全面地了解朱元璋之后蜀王陵的变迁。

    在朱元璋之圣像旁我与朱氏宗亲们拍照留影后,因另有应酬,又匆匆返回市区,临行前,朱大姐又紧握我手,道出一番谢意。我诚意地对她说:"今日的聚会,大开眼界,收获满满,不仅了解到一段不为我知的历史,还收获了朱氏淳朴的门风,以及不折不挠的奋发向上的精神,真是令我不胜欣喜。我会兑现承诺写一篇小文,记录今天的多多感受。"

    感慨之时,乘兴诵出几句打油诗来: "应邀重游古龙泉,初与朱氏叙旧缘,意外惊喜知旧梦,皇族之脉此延绵。"

    2016年10月16曰王长江随笔于四川成都九里堤遗址诸葛庙    

红旗飘飘 黑水情深

 (记红军在黑水的战斗岁月)

王长江撰文

    浩瀚无际的宇宙空间中,只有太阳系的地球才有人类居住,在地球家园中,现代人利用高科技量子卫星,定格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南巅边缘喜马拉雅山脉,这是

雪域故乡,银色世界,山脉的海洋,扶摇直上是珠穆朗玛山峰,峰下连绵不绝的山脉,让人叹为观止,群山屹立,雪峰对峙,沟壑险要,沿着青藏高原东部区域

移动定位,黑水恰深藏在这神

《青春眷恋》

王长江 

丁酉秋暮吟抒怀

  昨日青青双鬓,

  今日星星满镜,

  转首岁华流。

 欲语幽情谁寄?

  出处不须筹。

  高蝉有远韵,

  茂树绕余音。

   姑山玉立千仞, 

  归矣,叹矣,

   依依眷恋稠。

秘的冰山雪水之中。

 黑水县位于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中部,藏语叫"措曲","措"为生铁之意,"曲"为水之意,引申为黑水,境内青山绿水,河流纵横,山峦叠嶂,拥有神秘多姿的达古冰川,神奇瑰丽的客龙沟,流光溢彩的奶子沟彩林,巍峨屹立的三奥雪山,幽深静谧的原始森林,独步天下的高山石林,以嘉绒藏族第一寨"色尔古藏寨"为代表的藏羌风情浓郁独特。

 在这山明水秀,风光旖旎的秘境之地,曾演绎着留影中外世界,万代传颂、可歌可泣的伟大壮举。在二十世纪初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队伍三进三出黑水山峦,在黑水县芦花镇泽盖村举行了继“遵义会议”、“两河口会议”之后的又两次重要会议,即1935年7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的“芦花会议”,议题是解决统一指挥和组织领导问题,出席会议的有朱德、洛甫(张闻天)、张国焘、周恩来、毛泽东、博古(秦邦宪)、王稼祥、凯丰、邓发共九人。会议作出决定:朱德仍兼红军总司令,张国焘为总政委。21至22日在又举行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二次“芦花会议”,为了增强一、四方面军的团结和信仼,进一步统一两大主力红军的行动。参加会议的有:周恩来、朱德、张闻天、毛泽东、王稼祥、博古、凯丰、邓发、李富春、徐向前、刘伯承、张国焘、陈昌浩等。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总结四方面军从 v豫皖根据地到川陕根据地这段历史的经验教训。中央军委会上决定:组织前敌总指挥部,以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兼前敌总指挥部,徐向前兼前敌总指挥,陈昌浩兼政委,叶剑英任参谋长。会议开诚布公交流意见,增强了一、四方面军的团结和信任,统一了组织与指挥权,为粉碎国民党军队层层封锁和围追堵截,为确保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会师,起了极具深远意义的历史作用。

 在1935年6月至1936年8月的一年零2个月中,先后三次途经黑水,第一次是1935年6月—8月,红一、四方面军近九万人长征北上,按照中央军委确定的方针和路线,经黑水翻越长板山、昌德山、打古山三座大雪山去草地;第二次是1935年9月—10月间,由于张国焘不执行毛尔盖会议决定,命令已到草地的四方面军停止北上,按原路返回金川南下,又经黑水去卓克基;第三次是红二、四方面军于1936年7月中旬在甘孜会师后,分左、右路纵队分别北上,从绥靖出发,经马尔康、梭磨、翻越雅克夏山,进入阿坝黑水泽盖、扎窝一带休整筹粮熬制土盐,几日后经毛尔盖北上。

 1935年7月,红军长征路经黑水在瓦钵梁子一带帮助藏族人民建立了区、乡苏埃政权,成立了瓦钵梁子区苏维埃藏族人民革命政府,帮助藏区人民开展革命工作,分别建立了游击队组织,不少青壮年自愿参加红军,壮大了红军队伍。中央军委决定:在黑水芦花、毛尔盖一带休整,各设筹粮熬盐委员会,红军自力更生熬制土盐,开展红军过草地筹粮熬盐工作。在黑水共筹得粮食约710万斤,其中驻扎整训耗用600万斤,宰杀各类牲畜3万余头,折合肉食约100万余斤,各类畜油1万多斤以及一大批牲畜皮、牛毛、羊毛、兽皮和烧酒、辣椒和辣椒水等御寒物资。在色尔古藏寨借用一间房设立“徐向前战斗指挥所”,筹集军粮军饷并指挥了“瓦钵战役”,正是这场“瓦钵战役”的胜利,为黑水县举行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的“芦花会议”奠定了非常重要的基础。

 红军路经黑水,做了大量的宣传统战工作,竭尽全力争取众多藏族头人和藏族人民的支持拥护,避免了大的战斗,但极少数上层反动势力同国民党军队相勾结,妄图阻止红军北上,产生了摩擦并发生战斗八十余次,主要战斗有“瓦钵战斗”、“木斯都战斗”、“芦花喇嘛庙战斗”、“慈坝战斗”和“俄多战斗”。其中一次战斗中,有6架国民党飞机在黑水色尔古石碉楼上空侦察,防守在瓦钵梁子和色尔古的红军战士,一齐向飞机开火,密集的枪弹击中一架飞机,尾部起火坠落在色尔古乡竹别河坝,活捉2名飞行员,缴获重机枪两挺和子弹两箱。中央红军从黑水芦花去毛尔盖途中,需要向导带路,下打古一位年逾八旬的藏族阿基老人,稍懂汉语,自愿为红军带路,由几个红军战士用临时制作的滑竿,轮流抬着在队伍前面带路,翻过了长征路上最后一座“打谷”大雪山。瓦钵梁子、维古、石碉楼一带的红军奉命向芦花前进时,各寨藏族人民纷纷组织运输队,为红军运粮、抬伤员就有三四百人之多,黑水广大藏族人民,支援红军北上过草地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红军在黑水的长征途中,前有地方势力的阻截,后有国民党军队的追击,层层封锁、围追堵截,天上有国民党飞机轰炸,红军战士克服了种种艰难险阻,翻过黑水境内“达古雪山”、“雅克夏雪山”、“昌德雪山”三座大雪山,经受住了艰苦的考验。

   红军在黑水的长征途中,前有地方势力的阻截,后有国民党军队的追击,层层封锁、围追堵截,天上有国民党飞机轰炸,红军战士克服了种种艰难险阻,翻过黑水境内“达古雪山”、“雅克夏雪山”、“昌德雪山”三座大雪山,经受住了艰苦的考验。

 首先是恶劣的气候:黑水气候变化无常,时而骄阳似火,时而乌云密布,时而大雨滂沱,冰雹倾泻。寒风夹着冰雹,吹打在红军战士身上,稀薄潮湿的空气,行走气喘吁吁,浑身乏力,有的战士相依拥抱取暖,就此再也站立不起而倒下。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 王长江

 其次是道路的险境:崎岖的山路,湍急的河流,高山峡谷,狭窄山路,有的道路竟开凿在陡峭的崖壁上,有的则是直上直下的攀爬道路,还有横跨深谷急流的原始溜索。在峡谷两岸行走,深壑急流,咆哮奔腾。抬头望,山峰如云“一线天”;低头看,路狭谷深“一箭河”。有的红军战士上山时脚下踏空跌下山崖,下山的路峭如陡壁,危崖绝路,泥泞崎岖,有的战士牵着骡马一同跌下深谷。

其三是饥饿的考验:当时黑水生产力十分低下,藏族人民终年不饱,多路北上的红军途经黑水,粮食和给养更显困难,为了充饥果腹,饱尝了人间的一切奇味怪食,如:飞禽走兽,皮张革履,死牛烂马,死狗烂猫,蚯蚓虫蛾,野果野菜,树皮草根,甚至于“神仙土”和马粪中的粮食粒。

 其四是疾病的折磨:由于长期的劳累、饥饿、冷冻、寒热和阴湿,一些红军干部战士患上了脑膜炎、痢疾等疾病,红军翻越长板山到马河坝,沿途就有近500人倒下,仅在马河坝寨边,就埋藏红军忠骨30多具。从马河坝到芦花、三打古的沿途和山上,夺去不计其数的红军战士的宝贵生命,红军在泽盖驻扎一个多月,病魔就夺去了2000多名红军干部、战士的生命,他们永远长眠在黑水这块厚重的雪山深处!真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综上所述,只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黑水境内一段艰苦岁月的浓缩,记录了黑水藏族人民对红军长征的历史贡献。突出贡献有:一、充任翻译、向导、搭起红军胜利的桥梁;二、成立地方武装,维护秩序,平定叛乱,配合红军作战;三、支援粮食,发展经济,解决红军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四、藏族人民自愿参军,为红军补充精壮兵力;五、救护伤员,保护红军;六、运送物资,铺路搭桥;七、掩护和收留了大批病伤流落红军战士。

总之,工农红军三进三出黑水,留下了可歌可泣不朽的颂歌和英勇而沉重的历史足迹。值得铭记的是在黑水藏族人民的方方面面支持下,战胜了无数的艰难险阻,藏族人民尽其所有,倾其所有,给红军可贵的支持并与红军共渡难关,粉碎了敌人妄图将红军困死、饿死、冻死在藏区雪山草地的阴谋,为红军长征胜利会师建立了不朽的丰碑,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34年10月10日晚6点从江西瑞金进行战略大转移-冲破三道封锁线-渡江战役冲破敌人四道封锁线-强渡乌江一解放贵州北部重镇遵义城-1935年(遵义会议)-四渡赤水-强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翻雪山过草地-陕北吴起镇会师-甘肃会师。红军在两年之中完成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转战十四个省,爬过五岭山脉和荒无人烟的大草原,以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概,面对国民党大军围追堵截和飞机轰炸,冒着酷暑严寒,爬雪山过草地,饥寒交迫的大军及辎重在地球上最为险峻的地带,保持每日平均71华里的速度前进,是一股势不可当的红色铁流,这真可谓是史无前例的人类奇迹! 谱写了一部恢宏不朽的英雄史诗和“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诗篇,它是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上前所未有的伟大壮举!

 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在长征途中满怀豪情地写下七首诗词,其中《七律·长征》是毛泽东在长征途中创作的最为经典之作:“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全诗极其精练地概括了红军长征的战斗历程,逼真地表现了红军的伟大形象和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展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伟大历史画卷。

 从1934年10月10日开始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至今日已近83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领导红军长征的各级将士大多在红军时期、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抗美援朝时期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相继为国捐躯,对他们没有享受到今天国家强大,人民幸福安康,感到无限地痛惜!为此表示最深切的怀念!

 能有幸活到今天的各族老红军已寥寥无几都在期颐之年,他们是红军长征艰苦岁月的历史见证者,是国家之宝!红军之种!精神之魂!民族之树之根也!笔者对红军无限的敬仰!无限的爱戴!!无限的崇奉!!!红军英雄气概撼天动地,铸就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奋勇拼搏的精神和基因。同时也对红军子孙后代表示最崇高敬意!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喝水不忘挖井人。我辈正快乐地享用着英雄先辈们打下红色江山的革命胜利成果和红利,我们要永远铭记他们的丰功伟绩,世代感恩传颂。铸就摧不垮打不烂的钢铁长城,守护祖国的山山水水,随时做好消灭来犯之敌之准备!永远铭记中华民族被侵略残杀、屈辱、苦难的历史,强我中华,刻不容缓,响应习近平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一带一路"伟大号召,胸怀祖国,融和世界,放眼未来!堂堂正正做中国人,始始终终做好中国事,勤勤勉勉服好中国务,弘扬工匠精神,大力发展高精尖科技和国家经济,提高国家综合实力,高高举起红军的旗帜,不忘初心,砥砺奋进!让五星红旗永远飘扬在祖国蓝天上!

王长江(撰稿)

公元2017.8.22

    笔者按:  经阿坝州黑水县政府领导和红旗飘飘(北京)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崔长文院长的授意,同时收到不尽齐全红军长征在黑水县的素材,笔者又查阅、搜集大量翔实资料,因时间仓促,加之历史知识浅薄,授之托勉应之,唯有丁点优点就是“认真”二字,真是“赶鸭子上架”——强我所难! 初稿仓促,语句不通,在所难免,敬请读者针砭斧正为谢!

《重庆朝天门歌》

王长江 丙申夏于重庆

朝天门上巧迎哥,情哥情妹涌情波。

两情相拥逐浪波,劈波斩浪渡天河。

注:长江、嘉陵江在重庆朝天门交汇,一路奔腾到大海

《逍遥自在游》

王长江丁酉夏随性诗

悠悠独旅中,

飘然得远游。

朝发渭水桥,

暮入长安路。

山水沁胸脾,

醉心望神州。

《神州行》

 王长江 

丁酉夏火车随笔

  晨曦泛绿水,

  正阳登峻岭。

  余晖落脚下,

  夜暮卧铁龙。

   长曲奏天明 ,

  幕幕山水清。

  秀水柔老眼,

   苍山满欢情 。

   独游国百日 ,

   心醉神州行 。

   游兴犹未尽 ,

  归蜀思秦陵。

红旗飘飘书画院四川省分院常务副院长 王长江

《青春眷恋》

王长江 

丁酉秋暮吟抒怀

  昨日青青双鬓,

  今日星星满镜,

  转首岁华流。

 欲语幽情谁寄?

  出处不须筹。

  高蝉有远韵,

  茂树绕余音。

   姑山玉立千仞, 

  归矣,叹矣,

   依依眷恋稠。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