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成都在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收藏 > 文玩

文玩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前方高能!这些古董都是假的!连专家都被骗/赝品是如何搅热书画市场的

发布日期:2016-05-16信息来源: 雄州博物馆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仿古玉:最受追捧也最伤人 无论国内哪个古董市场,最常见的古董就是古玉。可是在这些古玉中仿制品相当多,大部分来自河南南阳和辽宁的岫岩,那里是玉的故乡,也是造假的聚集点。当地人用机械操作代替人工雕琢,然后再仿制一些造型和图案,这样生产出的玉器价值也较低。在当地一对玉镯只要3元钱,可到了外地就可能标上几千元,很多对玉不甚了解的人经常受骗。同样,翡翠造假也很多,主要是用激光上色,但这种颜色几年后就会褪掉。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炫目瓷器:常让收藏者“花眼” 一位专家曾不无感叹地表示:“我从事瓷器鉴定30多年,见过的文物不下5万件,可是哥窑的瓷器却只见过1件。”可是,在如今的古董市场上,仿制的哥窑、汝窑、定窑瓷器却随处可见,样式更是从梅瓶到帽筒,几乎无所不包。在很多古董市场上,总有一些外地来的老乡叫卖“出土文物”,他们的骗人伎俩其实非常简单:选一批造型比较古朴的瓷器,然后,将瓷器浸在盐酸中,待瓷器表面发黄、产生裂缝后再将这批瓷器埋进土里。两三个月后,瓷器开始变得灰暗、陈旧,看起来就好像是经过了千百年一样。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宣德炉:几乎十炉十假 除古玉和瓷器外,最火的假文物就要数“宣德炉”了。这种自生产之日即有人开始仿造的铜器,真是让收藏者费尽了心思去琢磨,而结果却往往是“再次走眼”。宣德炉的造假高潮出现在万历年间,南京的甘文堂与苏州周文甫所造的仿制品与真的宣德炉只差一等,当时被人搜购一空,以后不同时期也各有不同的仿制品。而现在地摊上所谓的落款是“宣德炉”的,几乎十炉十假。好在由于工艺复杂,一般造假者对文物的认识和把握不准,假铜器很容易看出破绽。即便如此,仍会有大量造假者为暴利铤而走险。除宣德炉外,仿造日伪时期的枪刺、古代的鼎和爵等都不少见。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书画:当题跋遇到电脑 电脑和数码相机的出现是科技进步的产物,但这些现代化的设备到了造假者手中却成了造假工具。日本某公司曾使用一种超高倍照相机对我国大量珍品书画进行仿制,仿制的结果是国内某文博院的院长在仔细观摩仿制品后,激动地说:“这就是我们博物院里的东西。”文物贩子们近年来开始把这种技术用于造假,即用电脑复制原作的题跋,然后再将其复制于伪作上。于是一个新问题产生了:假画“真”题跋。当今文物市场上的假书画多集中于唐伯虎、郑板桥、刘墉(刘罗锅)等几位名家身上,要识破题跋需要收购者具有一定的书画知识。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明清家具:多为仿制 明代的花梨木太师椅,目前的市价已达上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一些造假者眼红于这个市场中的暴利,纷纷采取各种手段造假。有人曾花一万多元买了一架“明代画案”和两把“清代太师椅”,据说是黄花梨木的。谁知回家用抹布擦拭太师椅时,发现竟然褪色,那个画案更是到家就裂了缝。找来专家一看,才知道根本不是什么明清家具,全是仿冒品,连1000元也不值。现在明清家具市场有相当一部分是仿冒品,这些假明清家具多来自广东、浙江、河北和天津周边等地。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针对市场上泛滥的古玩假货,专家认为归根结底还是一夜致富、一物成名的心理作祟。民间收藏古玩已逐渐成为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收藏者除具备历史、文化、制造工艺的相关知识外,还要对全国市场状况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希望收藏者能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要陷入为卖而买的收藏怪圈。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当今中国收藏市场持续升温,不同层面的火热都昭示着这一现象:人头攒动的古玩市场,如醉如痴的收藏爱好者,拍卖行拍卖的火爆场面,各类媒体纷纷推出的鉴宝类节目……这似乎在预示着,全民收藏时代的到来。有评论称,艺术品投资是继股票投资、房地产投资后第三个投资项目。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如此火热的现象,究竟源于什么呢?也许是古玩收藏背后诱人的潜在价值——经济价值、投资空间。然而,这诱人的收藏热背后还有另外一个残酷的现实:古玩古董造假泛滥,买假、藏假、贩假现象层出不穷,更有甚者,把曾经老古玩行的行话“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取代成“真货不赚钱,假货吃三年”! 这种种乱象,归根结底,都和一夜致富、一物成名的心理作祟有关。虽然,不少有识之士呼吁:文物收藏市场亟待沿着健康轨道发展,监管需要加强,法律法规需要健全。但在这一切期待成为现实之前,收藏者自己是否应该先冷静思考一下呢?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对于抱有“一夜暴富”心理的收藏爱好者往往是一些对古董文物一窍不通或略懂皮毛,并怀着“捡漏”心理冲进市场的人。他们都怀着一颗希望花几十上百元买来,一转手就能变现百万千万的宝物的心。对收藏爱好者来说,能在多如牛毛的伪劣藏品里捡漏一件价值颇高的东西可谓是天大的乐事。但事实上,捡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具备过人的胆识和超强的眼力才可能企及。即便是“老手”,捡漏也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具备超强的眼力、夯实的文物历史专业知识以及过人的胆识和丰富的经验是前提,另外还要有好的运气。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对于普通的收藏爱好者,更不能不盲目迷恋各种“捡漏”故事,因为这样的故事大多是诱人上当的。花了十几万元甚至是几十万元攒了一屋子假货的大有人在。我们组织的多场古玩鉴定会上,往往是收藏者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因为经专家鉴定后,95%以上都是赝品,可见民间投资之热和盲目收藏之甚。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

挡在民间收藏爱好者眼前的迷雾,往往就是这样一种“一夜暴富”“一物成名”“捡漏传奇”的心理。放平心态,从古玩收藏的基础——鉴别真假入手,这是学习古玩收藏的一项必备课程。对于收藏爱好者再便捷实用不过了。收藏市场如此混杂,作为一名收藏爱好者,还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学习、长进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武陵王上圭——这就是骗子说的板子,别做梦自己买了宝贝!!

  

  淘宝有售!!!看看多少钱!!!

  

  仿良渚玉琮!!看看这一米高的高射炮!别说打蚊子,就是扛回家打土匪也是绰绰有余!!

  

  青铜铸造的,都是新的,算工艺品,千万别说从哪个地里挖出来的。。。

  

  

  这是一种石头——————几个人从家里的地下,挖出来的龙头。可惜雕工太差了,昨天做的,今天埋进去。

  下回作假,问问高人。

  

  又一尊。。。。。。

  

  这东西,只要记住————凡是上面有哪个年代通宝的,一律伪造,因为那个年代,凡是私造、仿照钱币通宝的,一律杀头。

  

  

  

  

  印刷将油画的一种,还有一种就是有名的清明上河图!!地摊上太多了, 基本几十块钱。。。。

  更多精彩文玩知识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骊珠文玩收藏(wenwanshoucang)

  那些年我们见到的假货

  

  

  

  假银盆,看到人家拿来养金鱼都中毒死了

  

  

  

  

  

  

  

  

  

  注意这些包了皮的大盆,一个比一个假,养鱼都得毒死,可见毒性之大。

  

  

  

  

  侏罗纪年代的元青花大盘子,估计忽必烈看了得气疯了!!!

  

  

  老佛爷看见把她死期都给定好了,不把造假者的全家宰了不罢休!!

(导读:2008年,上海买家以253万元拍到一幅吴冠中先生的《池塘》,经吴老鉴定系伪作。2012年范曾自曝,“现在市面上‘范曾’的画有500万张,而我每年也就画250张左右,照此计算,500万张我要画2万年,所以市场上99.9%的‘范曾’的画都是假的”。)

齐白石书画是仿制品重灾区。著名学者画家、北京市东城区美协副主席李海峰说,按照严格推断,齐白石作品在经历“文革”后,存量应有2万幅上下,其中半数以上为国家收藏,市场流通量少之又少。有数据统计,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现在,齐白石的作品共拍出了2.4万件。)

《2013年中国文物艺术品全球拍卖统计年报》显示,上一年全球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548.8亿元人民币,中国书画仍占最大份额,成交307.1亿元人民币。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一个怪现象,尽管赝品当道,但书画市场火爆势头不减。

1,书画市场赝品当道

从事收藏几十年的刘文杰说,中国收藏经历了五次高潮,从宋朝到元朝再到清末及民初,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国进入第五次收藏高潮。这一次与前四次有巨大的区别,画画的、倒画的、买画的,参与人数众多,市场上的画作流通量是前四次流通储量的3倍,参与的资金数目更是前所未有。中国绘画史上有两次书画发展的高峰期:第一个高峰期是宋朝;第二个高潮是清末民初,以徐悲鸿、黄宾虹、任伯年、齐白石、李可染、傅抱石为代表,他们的画作有些已经超越了宋朝。近现代书画也是中国拍卖市场上最热的拍卖门类,大多赝品也是仿制如上几位大师的作品。

百家讲坛《水墨齐白石》主讲人吕立新给出一组数据,包括在国外留学时画的近1000幅素描在内,徐悲鸿存世作品不到3000件,其中的1282件保存于北京徐悲鸿纪念馆,散落在民间可以流通的作品不足1000件;中国画大师潘天寿,仅有800幅左右作品传世,其中大部分也藏于杭州潘天寿纪念馆;山水画大师李可染自称“废画三千”,但他存世的作品还不到3000件,其中大部分已捐给了国家;李苦禅的作品也仅在2000幅左右;傅抱石的作品约在2000幅,其中1000幅藏于南京博物院;津派大画家陈少梅的传世作品不足400件,林风眠的就更少了。

反观拍卖市场,数据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现在,齐白石的作品有拍卖纪录的就已经拍出了2.4万件,李可染的作品拍了8000件,远超传世量,傅抱石的作品市场上也已经拍了约8000件。

2,伪作也分三六九等

西安美院学生小鹿毕业后签约一家南方的艺术公司,专门从事模仿长安画派的作品,20幅作品的报酬够他一年的生活支出。他的作品中一些会被“洗白”成为“名副其实”的“真品”流向市场。小鹿说,“艺术院校的毕业生有一部分在从事这一行当,临摹就像流水作业,有人负责山水、有人负责人物,最后公司会找专人来写款,印章也是仿制的”。小鹿只是假画产业链中的一颗螺丝钉,为了生存游走在产业链的最底端。

在民间,仿制字画网站比比皆是,只要说明需求,无论是齐白石的虾蟹还是李可染的山水,造假者都可依需求而定制,价格在几百到上千元不等。这类仿品通常技法拙劣,没有任何艺术价值,一般一眼就能被认出是伪作,不具备任何收藏价值。

另一种伪作则要高明得多,被称为老仿,此类作品半真半假。比如齐白石先生的应酬之作,该画本身并非精品,后有技法高超的人为此画做点睛之笔,再以齐白石的精品为名拍出;还有一类作品为代笔之作,代笔画家获得原作者认可为之代笔,画作完成,由原作者盖上印章。此类画作虽为代笔,但也不乏上乘之作,齐白石三子齐良琨就曾为父亲代笔;第三类伪作是杀伤力最强的,它们伪而不劣,艺术价值极高,甚至够得上拍品级别。这类画作选择老宣纸、老颜料,找有超高功力的画匠模仿,绝对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李海峰形容说,“这类画作专门用来‘打土豪’”。可见其价值非比寻常。

3,赝品在书画市场的流转链条

“书画本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品,但一旦进入市场便要遵从市场规律,供需关系决定市场走向。”李海峰表示。藏家为了收藏、爱好者为了观赏、商人为了牟利、官场之人为了送礼。名家真迹存量少,需求大,供不应求的时候,赝品必然会以其价格低廉、以假乱真的优势活跃在市场上。

中国书画市场强大的经济潜力,诱使很多投资者、书画作者把精力投入到赝品市场,于是大量的赝品相继出现。这其中拍卖行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吕立新表示:“除了《拍卖法》的不保真条款造成伪作横行外,暗箱操作、天价‘做局’、恶意炒作等不规范行为也是目前拍场上的危险因素。”“做局”是拍卖公司经常使用的手段之一。拍卖中,拍卖公司将自己人安排在拍场里和真买家一起举牌,目的是高价将艺术品卖给没有经验的新藏家和持有大量资金急于赚钱的新投资客。“越是大宗艺术品,假的比例越高,因为它值得拍一次,运作一次。”

对于赝品当道的书画市场,李海峰说:“对于书画爱好者来说,买自己喜欢的作品,哪怕明知是伪作也不要紧,只要作品本身耐人寻味。对于投资者而言,还是要专注于作品本身,千万不要相信‘故事’,更不要迷恋证书,以及出版社图册,这些都有可能是假的。”

作者:傅玛丽

来源:《北京商报》

原题:《赝品是如何搅热书画市场的》

一个骗子的传说——假青铜如何化身“真古董”

 在一个不知明的小村落,因为出了一个仿造古董的大骗子,居然带动了整个村落的“GDP”

  今天就听小编来给你们讲讲这个大骗子的传说。

  这个骗子叫方兴庆,自古以来,有名的大骗子往往都有异于常人的地方。这个方兴庆自小脑子机灵,什么事情,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就是我们普通人口里的天才。

  放到学校那估计就是不怎么学也能碾压学渣的学霸学神级别。放到正途说不定也能成个小有名气的创业企业家。

  但就是这个智商超群的人,他选择了仿造青铜器。

  当然最初,他也不是干这行的。具体的故事,听小编慢慢说。

  从普通村庄到著名造假村,烟涧村的命运,是被一面古铜镜无意间改变。当年有人拿它翻模,让一件现代仿品完成了几千年的穿越,也因此带动了一个村的“产业”。

  从仿造铜镜到几千斤重的方鼎,参考画册让千件青铜器“复生”,烟涧村以高仿青铜器换得了富裕。不过,“烟涧造”始终笼罩着假文物的影子,徘徊在古董行和工艺品之间。

  77岁的方兴庆倚着墙根晒太阳。抛光机和电焊发出吱吱的声响,扰了他的清静。

  这声响来自身后的仿古青铜器作坊,已伴随了烟涧村一二十年。

  东汉马踏飞燕、东周天子驾六、战国方鼎、春秋莲鹤方壶……一件件仿古青铜器从烟涧村的家庭作坊走出,销往全国及多个国家。

  身材消瘦的方兴庆,是烟涧村的“青铜器之父”,是仿古青铜器的创始人,村民们说,是这个当年倒卖古董的人,无意间改变了烟涧村的命运。

  方兴庆最早从仿造古铜镜起家,进而引来全村三分之一的农户效仿。烟涧村距洛阳市区约70公里,村民3700多人,近1000户。鼎盛时期,村里有300多家仿古作坊,能做1000多种青铜器。

  作坊主们相继盖起了小楼,开上了轿车。部分作坊从民宅搬进工厂。烟涧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这些仿古青铜器中,有的被以工艺品出售。也有难以计数的“烟涧造”,曾经或正以很高的身价,成为文物收藏者的“至宝”。

  银匠、木匠和古董贩子

  一个古董贩子、一个银匠和一个木匠,走到了一起。这个三人“科研小组”,后来带动了一个村的产业

  方兴庆上了年岁,仿造青铜器的手艺也撂了十几年了。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行当。

  人聪明、手巧,懂赚钱的道道。方兴庆是村里的精明人,也是几十年前村里的有钱人。

  上世纪70年代,当村里人还在吃大锅饭,因为少记了一两个工分而愤懑时,方兴庆已做起了一桩秘密生意,倒卖古董。

  那个年头,倒卖古董一旦被抓到,轻也得进牢狱。

  上世纪80年代初,一次偶然,方兴庆收来了一面残破的青铜古镜。为了卖出价钱,他要修好它。

  刘克铎是村里的老银匠。造银器,修残补缺。这一次他要跨界,修一次铜器。

  方兴庆和刘克铎花了很大力气,边研究边修复铜镜。这时候,他们想的不再是倒卖古董,而是仿造。

  路治群是个木匠,当年只有十八九岁。虽然历史的时间表进入了改革开放,但他每天的工资仅两块钱,是重体力活。

  他等来了方兴庆。

  方兴庆拿着修好的铜镜,想让路治群在木头上抠出个铜镜模子。同样一块古铜镜,哪怕是晚清仿制品,“你卖给我赚一两百,我卖给他还赚一两百,不行咱们做一个试试”。

  秘密工作开始了

  关门、上锁,躲进红薯窖里,烧炉也在晚上。

  方兴庆认为,造铜镜,源于他的聪明,“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巴掌大的铜镜也没有太多纹饰和工艺。第一块铜镜仿造了出来。

  那时没有抛光机和气焊,打磨铜镜全凭手工。工具是锯条和细砂纸。“要打磨好几天。”方兴庆说,当时一年造不了十几个,一个的卖价不过七八元。

  仿古,最关键的是作旧,也就是给新铜上锈。

  硝酸能使铜溶解,化肥能让金属生锈。“科研小组”的理论精髓里,一半是手艺,另一半是务农经验。

  方兴庆做锈的方法不繁琐。先在铜镜上抹一层硝酸,然后塞进叫碳铵的化肥里。三五天后捞出来,铜镜上生了一层蓝色的锈。接下来,用混合调制的酱油醋喷洒,或在泥汤子涮一下,锈就变成了绿色。

  也有村民见到,有人将仿品丢进过粪坑浸泡,以此上锈。

  假货当真古董卖

  方兴庆曾将仿制青铜器悄悄埋到地下,再当着古董贩子的面挖出来

  铜镜仿制完成后,方兴庆他们遇到了第一桩买卖。两名男子被引进了方兴庆的大门,对方是许昌市神垕镇人,在广东做生意。

  对方很爽快,方兴庆和路治群每人卖了两块铜镜。两人各得钱五六百元,这相当于路治群一年的工资。

  “那时候都是按真古董卖。”方兴庆说,那时的古董贩子也不一定真懂门道。两三块钱的青铜镜,不出村也能卖大价钱。

  直到现在,方兴庆还称,亲戚家里有真古董,卖7万。他说,引荐卖货,给中间人分成的做法,他多年前就用过。这被人称为“做局”。

  方兴庆有被警察抓的经历

  他假货真卖的仿制品,古董贩子买走后又转手卖给下一个古董贩子或收藏者。在这种交易被警方抓获后,顺藤摸瓜,就找到了方兴庆。

  “我说我是做的仿制品,不是古董,警察也没办法。”方兴庆不止一次被罚,铜器被没收,不过他会再起炉灶。

  他说,一来二去被抓的次数多了,也就没人愿意抓他了。

  路治群也被公安局、文化馆等罚过两三次款,每次罚个一两千。

  有人说,方兴庆曾将仿制的青铜器悄悄埋到地下,再当着古董贩子的面从地里挖出来,没人不相信是真品。方笑着说,他干过。

  他说,上世纪80年代,他曾一块铜镜卖了1000元。他盖起村里当时最豪华的三间砖瓦房。

  上世纪90年代初,来烟涧村的陌生人渐渐多了。

  刘克铎的孙子刘跃强记得,陌生人手里拎着大提包或包装带编织的篮子,下了客车,低头径直走向某户人家,很少说话。

  然后这些陌生人拎着重重的东西出村。

  仿造青铜器的事,悄悄在村里流传。

  此时期,陌生人带走的不再是铜镜和小铜佛。

  此时的烟涧村,迎来了一次“技术革命”。

  “技术革命”带动全村

  方兴庆称,他一气之下把技术教给了村里人,“学的人多了,看你怎么抓”

  第一次技术革命,同样与方兴庆有关系。

  方兴庆说,大件青铜器的仿制技术,来自几公里外的汝阳市妙水村。再加上同村几个人的苦心研究,“这项技术”很快被拿下。

  3月27日,方兴庆说,在高中同学帮助下,他在洛阳轴承厂看过一次轴承翻模,很快就掌握了要领。

  各式各样的青铜器,来自方兴庆无意中得到的一本“战国时期青铜器”画册。无论是和人聊天还是面对电视镜头,方兴庆都沿用了这个说法。

  现在,村里每个仿制户家中都有一摞青铜器画册。

  烟涧村每人约1亩地。一半坡地,一半水田,单靠种地养不住人。

  村民方明伟回忆,他和妻子1998年左右开始学做青铜器。此时,村里的加工作坊已经有几十家。

  黄铜的价格是每公斤10元左右,一件一公斤重的仿古铜器,成本不足20元,批发便能卖到200元。

  村民刘太敏的仿古生意干了十几年。他曾现场观摩方兴庆们的加工过程。他说只看了半天就学会了。他称是他真正把技术传给了村里人。全村仿古作坊里,80%的人是他教的。

  方兴庆则认为,村民造青铜器的技法是他的真传。他说因为警察经常找他的麻烦,他一气之下把技术教给了村里人。“学的人多了,看你怎么抓”。

  假青铜化身“真古董”

赤裸裸的扒开收藏圈的五大假货!/前方高能!这些古董都是假的!连专家都被骗/赝品是如何搅热书画市场的

文物所和派出所的人,不再经常进村。青铜器制造已经不是秘密了。

  批发商也不再偷偷摸摸。最初的买家从洛阳本地来,后来有来自北京、上海的,直至全国各地都有人慕名而来。

  一名临街店女子见到,一名北京客户平均一星期进一次货,一次几百件。拉到北京的潘家园市场,一两百的东西卖到上千元甚至更多。

  方智科说,村里最多时曾有300多家青铜器作坊,能做出1000余种仿古青铜器。

  每家的手艺有不同,产品都存在差异。烟涧村人习以为常的是,他们在电视里一眼就能辨出“烟涧造”。

  方明伟的妻子焦利勤,不时会看电视里的鉴宝栏目。收藏者捧着几万元买来的青铜器视如至宝,专家瞄了一眼,给出答案:“这是洛阳伊川县烟涧村生产的。”

  焦利勤则边看电视边和家人分析,“这是咱村谁谁谁家的货”。

  她也会为上当的买主惋惜。她说服自己的理由是,他们做的是仿品,卖的是工艺品的价钱。至于客商是否拿青铜器骗人,不在他们的掌握中。

  “有多少卖多少”

  仿古青铜器最热销的时候,一度断货,烧出一窑青铜器,几十件很快被买空

  烟涧村的二次“技术革命”,发生在本世纪初。

  技术的核心,是电解上锈。刘太敏说,他得知安徽人用电解上锈,他自己钻研成功。

  村里其他的作坊,是花钱买这项技术。那个时期,有人专门进村售卖秘方。秘方的核心,是电解时放入的药物配方。

  村民方明伟家的秘方是花了一两万元买的。方培全的秘方,花了一万多,从平顶山购进。

  当年的“科研小组”成员路治群,也花了几万元买了两个新的秘方。

  “每家和每家的秘方不一样,做出来的锈也不一样。”焦利勤说,这些秘方来自山西、安徽、平顶山等多个地方。

  一名洛阳收藏人士称,山西、安徽的青铜器仿真水平目前已超出烟涧村,可以假乱真。很多买假卖真的人,转向了上述两地。

  村民们说,不论仿古工厂雇了多少工人,制作流程外人可任由参观,但秘方是“老板一个人下”。

  村里人平时串门、玩耍、聚会聊天,谁也不会提自家秘方,外人也不会问。

  市场上每一次经济波动、古董冷热,都催动着烟涧村的销售业绩。

  方明伟看了《三国演义》,很快模仿出一个方鼎。《倚天屠龙记》热播没多久,他的店里又添了屠龙刀。

  刘太敏记得,烟涧村最火爆的生意是2008年下半年和2009年。“有多少卖多少”。最红火的时候,他一天的流水能达到几万元。

  这次热销一度出现断货,烧出一窑青铜器,几十件很快被买空。“客户从客户手里买货。”

  当年出口马来西亚的仿古青铜器很受欢迎,一批批货船出海,几百元的青铜摇身上万元甚至十几万、几十万。刘太敏说,洛阳本地的古玩市场上,很多来此旅游的外国人,也出手阔绰,购买力很强。

  此时期,来自北京、上海还是广州的客户,不再每次进货都要登门,一个电话过来,按照对方要求或图纸做,有人专门在村里入户收货,再打包寄送。

  改变的村庄

  在烟涧村,二层小楼早不是新鲜事物。村里百余作坊主买了轿车

  十余年间,烟涧村中心街两侧建起了20余家仿古青铜器的门店。村里二层小楼不再是稀罕物。村广场上,每晚都有几十名妇女跳现代舞。

  村里有人2005年前后到北京潘家园开店,假货真卖,据说也赚得百万身家。

  也是2005年前后,烟涧村频频出现在电视和报端。“青铜器之村”名声大造。媒体报道显示,烟涧村专业加工户300多家,从业人员近2000人,年产值逾人民币9000万元。

  如今,烟涧村有人专门在外地讲课,传授青铜器仿造“秘方”。

  还有件事让村里人骄傲。上海世博会时,有政府部门出钱仿制司母戊大方鼎参会展览。但流经几个地方加工,上锈还是烟涧村的高手完成。

  而方兴庆这个人,作为青铜器仿造的鼻祖,始终会在烟涧村的历史上留下来。也是这样一个骗子,改变了烟涧村千百年来的贫穷与落后。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