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成都在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电影

电影

为什么内地前10大富豪有8人都在玩电影?

发布日期:2016-04-06信息来源: 第一电影票房

为什么内地前10大富豪有8人都在玩电影?

政策及数据似乎都在“暗示”:中国电影的春天真的要来了。

哪些富豪蜂拥而至

排名富豪榜前四的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以及排名第六的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都已在电影圈中崭露头角。

阿里除了阿里影业外,也是华谊、光线、博纳影业的股东;腾讯不仅有企鹅影业,也有腾讯影业。而渠道层面,BAT均有自己布局。记者了解到,每家公司都由职业经理人管理具体业务,虽然大富豪们很少参与,但只要是大型谈判,大佬们都会亲自上场。例如在投资一部好莱坞电影的过程中,马云是亲自带队去谈的。

排名富豪榜第八、第九、第十位的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京东商城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已涉足影视产业。其中,许家印有恒大影业,丁磊已投资大电影。

排名第五的正威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和排名第七的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虽然没有在影视产业投资的消息,但在公开场合均表达过支持文化产业、民族品牌走出去的态度。

事实上,电影圈吸引中国富豪们蜂拥而至分三个阶段:1999年~2002年,富豪身上多有“计划经济”时代的烙印,这一阶段的企业家们的财富积累方式或命运的分化更多地与体制改革因素相关。不过,这期间,中国电影则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社会资本鲜见,广为大家熟悉的是地产商张伟平与著名导演张艺谋的合作,还有文化产业领域的杨澜夫妇也曾进入过这个阶段的富豪排行榜单。

第二阶段是2003年~2006年,这个阶段的富豪排行榜单中,丁磊、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盛大网络董事会主席和CEO陈天桥等IT富豪成为排行榜中最大的特点。

从2007年开始,地产、能源类富豪成为中国电影的一股重要力量。尤其是2009年后,受房地产市场动荡影响,有些房地产商在转型过程中开始投资电影。

记者依旧记得2009年年末,关于电影产业与房地产的跨界论坛开得十分频繁,对于电影集团而言,需要扩大影院投资渠道,有效降低影院的投资风险;地产公司也在寻找影院投资建设的最佳项目。双方试图在危机下探索出新的合作模式,实现电影产业与房地产业的双赢。

“资本对电影的热情并不减,核心原因是电影产业风险虽大,但因这种娱乐产品还是承载着个人梦想或其他一些诉求,尝鲜并以赌博心态进入到这里的资本并不少,左右不过几百万,那时,玩一次的投资者很多,也是当时的富豪居多,即便做了‘炮灰’也无所谓。”曾任北京某影视集团副总的老电影人告诉本报记者。

2011年,本报记者接触的能源型企业也开始关注影视文化行业的发展。当年,某影视产业投资班三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于地产与能源两大行业。

“我们2003年也是投资了一部电视剧,结果血本无归,当时赔了上千万吧,感觉就是水太深,电影风险很大,不像工业产品那样好掌控,最后,投资一部就出来了,不敢碰。2009年,重新回到这个行业,谨慎许多。”上述执行董事向本报记者表示。

意识到投资电影的风险后,大多数富豪试图选择小股东角色进行试水。有趣的是,2009年开始布局娱乐全产业链的互联网企业,最近几年成了投资电影富豪榜的绝对主力。

“奔跑的资金”

2003年至今,电影银幕从不足2000块到接近3.1万块;影院数量从千余家到超过6200家;观影人次从7000万到11.4亿;票房从10亿元到超过400亿元。短短12年,中国电影产业以年增长率超过30%的速度创造了世界电影史上的“奇迹”。

虽然电影投资及内地票房两个数据都在高速增长,但每年贺岁档几十部影片扎堆的现象仍让一些投资者担忧,电影是否真的赚钱?业界的一种说法是,每年生产几百部电影,能上映到院线的不过四分之一,其中盈利的不过5%。

至今,无论是官方还是第三方,都拿不出中国电影投资情况的大数据分析,究竟谁在赚钱?这也让“炮灰孕育出400亿票房”的说法再次成为近期的争论焦点。

“全世界也是这样,美国也是这样,三分之二是亏损的,另外三分之一里面有50%是持平,另外50%是赚钱的。”一位主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不过,风险并没有阻挡住“奔跑的资金”。

2009年,随着《文化产业振兴计划》等文件的发布,以及包括华谊兄弟等公司的上市,再次引发了影视产业投资热。有一种估算是,单是这几家公司的上市就吸引了200亿元的热钱进入到影视行业。

最近几年,影视公司的收购并购案例快速增长。记者发现,2013年A股涉及影视行业的并购案仅有7起,而2014年涉及该行业的并购事件共44起,公布了标的价值的并购有38起,涉及资产价值301.76亿元。

“最近,找我们影视产业相关的项目和公司比较多,2014年算是收购并购元年,今年整体虽趋于冷静,但机会还是很多的。”12月24日,新晖资本创始合伙人徐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只是徐慧,年底的各类文化产业论坛中,以金融为主题的就不下三个,几位综合类基金的负责人表示,搅动影视产业新热度的核心有两点,一是今年有多部叫好又叫座的国产影片;二是今年票房将超过400亿元。两者表面看上去没有直接关系,却极大地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

今年10月1日实行的《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规定:“国家和省级管委会办公室应当每年向社会公布电影专项资金支出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深谙电影产业的投资人明白,虽然电影专项资金不多,但其“扶持”的方向多是电影产业链中需要解决的环节,问题即方向,甚至是机会。因此,专项资金也被视为中国电影产业投资的一个风向标。

内容仍是短板

内容创作目前也是中国电影产业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之一。

“美国有金酸梅奖,是以评选美国年度最烂影片为目的,在每年2月奥斯卡奖揭晓前一天公布。起初,这个奖属于影迷们自发性的娱乐性奖项,但因其特殊性,金酸梅奖已成为关注度很高的一个评选活动;我们也有人效仿着做了烂片奖项,叫金扫帚奖。”曾担任多部影片制片工作的王璐表示。

记者查阅了为鞭策中国电影设立的民间奖项。比如,2009年,最令人失望影片为《三枪拍案惊奇》、《刺陵》、《南京!南京!》,最令人失望导演为张艺谋与陆川;2010年,最令人失望的影片是《孔子》、《大笑江湖》、《非诚勿扰2》,最令人失望的导演为胡玫(《孔子》导演)与冯小刚(《非诚勿扰2》导演);2012年,最令人失望影片为《战国》、《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关云长》。

只要对中国电影稍有关注的人就会明显感觉到,最令人失望影片多为当年票房成绩还不错的影片,如此,有网友就评价此奖乃哗众取宠,但一笑之后还是要理性地梳理下投资人两难背后的逻辑。

为此,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成立了全新公司“阅文集团”;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将发布网络文学新业务“阿里文学”,以切入“IP争夺战”。

“对于大IP,现在各家争抢得也差不多了,接下来是深度挖掘IP的系列品牌开发模式,这才是最大的秘密。”徐慧认为。

中国富豪会沦为影视产业投资的新“炮灰”吗?

“最近,找我们的影视产业相关的项目和公司比较多,2014年算是收购并购元年,今年整体虽趋于冷静,但机会还是很多的。”昨日,新晖资本创始合伙人徐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止徐慧,接近年底的文化产业论坛中,以金融为主题的就不下三个,几位综合类基金的负责人表示,搅动影视产业新热度的核心有两点,一是今年有多部叫好又叫座的国产影片,二是今年票房达到400亿,二者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关系,但给投资者却是极大的信心,那就是只要用心做好电影,市场还是会给予回报的。

400亿票房是由“炮灰”孕育出来的?

问题来了,之前用心做电影的投资人,市场未必给予了相应回报?

如此问,影视圈内人士就两难了,什么叫好电影?标准何在?《小时代》系列算吗?《分手大师》算吗?但人家票房好;什么又叫好的回报?是票房还是奖项?名与利,对于投资人都是很重要。

两难之间,有什么可以解决或者调侃一下主流价值观的内心需求呢?

“美国有了金酸梅奖,是以评选美国年度最烂影片为目的,在每年2月奥斯卡奖揭晓前一天公布,起初,这个奖属于影迷们自发性的娱乐行奖项,但因特殊性,金酸梅奖已成为关注度很高的一个评选活动;我们也有人效仿着做了烂片奖项,叫金扫帚奖。”曾担任多部影片制片工作的王璐表示。

本报记者查阅了下以鞭策中国电影而设立的该民间奖项,还是比较有趣的,比如, 2009年,最令人失望影片为《三枪拍案惊奇》、《刺陵》、《南京!南京!》,最令人失望导演为张艺谋与陆川;2010年为最令人失望影片:《孔子》、《大笑江湖》、《非诚勿扰2》;2010年最令人失望导演为胡玫(《孔子》导演)与冯小刚(《非诚勿扰2》导演);2012年最令人失望影片为《战国》《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关云长》。

只要对中国电影稍有关注的人就会明显感觉到,最令人失望影片多为当年票房成绩还不错的影片,如此,有网友就评价此奖乃哗众取宠,但一笑了之后还是要理性地梳理下投资人两难背后逻辑。

先从数据上看,从 2003年至今,电影银幕从不足2000块到接近3.1万块,影院数量从千余家到超过6200家,观影人次从7000万到11.4亿,票房从10亿元到400亿元。短短12年,中国电影产业以30%以上的速度创造了世界电影史上的“奇迹”。

至于投资热度的高潮,并没有一个官方的统计,但本报记者从2004年开始关注电影产业发展至今有几点最明显的感触,一是2003年是一个投资高潮,这个高潮背后与中国电影的产业化改革有着紧密关系。

2003年9月28日,当时的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颁布了三个自2003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新规定:《电影制片、发行、放映经营资格准入暂行规定》、《中外合作摄制电影片管理规定》、《电影剧本(梗概)立项、电影片审查暂行规定》。

“这三个规定是在2001年出台的《电影管理条例》的基础上再次为电影产业的开放和发展提供了更大的政策支持。对于电影制片、发行、放映经营的资格准入,对于外资进入中国电影业,对于调整电影审批制度都做了若干更加有利于电影产业发展的新调整。”国家广电电影电视电影资金办主任姜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比如在制作方面,《电影管理条例》和《电影制片、发行、放映经营资格准入暂行规定》都阐明,虽然不允许外资在中国独立注册或者与国内非国有单位合资注册电影制片公司,也不允许外资在与国有电影制片单位合资的制片公司中注册资本比例超过49%,但是允许并“鼓励境内国有、非国有单位(不含外资)与现有国有电影制片单位合资、合作成立电影制片公司或单独成立制片公司;允许外资参股与境内现有国有电影制片单位合资、合作成立电影制片公司。”

虽然这种规定是在以国有电影制片单位为主体的前提下依然带有对目前国有电影企业的保护性质,但毕竟还是将制片环节推向社会,这对于投资者巨大的吸引力。

有公开数据显示,到2005年,由民营资本、海外资本参与制作的影片超过75%,中外合拍影片数在35部左右。而2005年的票房为48亿,较于2004年增幅为28%。

但2005年,因为《电影产业法》以及“电影分级管理制度”的流产在一定程度上让高速发展中的电影产业进入到一个平常期。

“资本对电影的热情并不减,核心原因是电影产业风险虽大,但因这种娱乐产品还是承载着个人梦想或其他一些诉求,尝鲜并以赌博心态进入到这里的资本并不少,左右不过几百万,那时,玩一次的投资者很多,也是当时的富豪居多,即便做了‘炮灰’也无所谓。”曾任北京某影视集团副总的老电影人告诉本报记者。

不过,风险并没有阻挡住 “炮灰”奔跑的步伐。

2009年,随着《文化产业振兴计划》等文件的发布,加之包括华谊兄弟等公司的上市再次引发了影视产业投资热,有一种估算是,单是这几家公司的上市就吸引了200亿的热钱进入到影视行业;从2012年开始,影视公司收购并购的案例就不少,根据统计数据,2013年A股涉及影视行业的并购事件仅有7起,而2014年涉及该行业的并购事件共44起,公布了标的价值的并购38起,涉及资产价值301.76亿元。

但每年的贺岁档期依旧是几十部影片扎堆的现象让投资者开始反思,电影是否真的赚钱?业界的一种说法是,每年生产几百部电影,能上映到院线的不过四分之一,其中盈利的不过5%。

至今,无论是官方还是第三方,都没有中国电影投资整体投资的大数据分析,究竟谁在赚钱?

这也让“炮灰孕育出了400亿票房”再次成为近期的争论焦点。

投资风向标的秘密

“全世界也是这样,美国也是这样,三分之二是亏损的,另外三分之一里面有50%是持平,另外50%是赚钱的。”一位主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如果这样规律不变,在《电影产业法》再次出台挑动包括马云、马化腾、王健林等排名前十的富豪的神经时,投资者还会前赴后继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首先,电影产业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变化。

以中国电影产业链上的“毒瘤”偷漏瞒报电影票房、票房“注水”现象为例,坊间的统计偷漏瞒报票房的手段目前不下20种,有媒体报道有的影院偷漏瞒报票房一年能达到上千万元,上述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偷瞒报票房”占比虽不及总票房的10%,但这种行为相当恶劣,其目的一是有的影院为了谋取私利,二是有的发行机构为了造成轰动效应,虚增票房。”

今年9月,有消息称,总局将从三方面着手,治理严厉整治票房造假,一是加强相关政策法规的制定;二是加强新技术手段的应用;三是加强人工监管。

本报记者也了解到,明年1月中旬,相关部门将联合在全国开展百日整顿电影市场活动,重点打击虚报票房等恶劣现象,当然首先会开会动员,也有监察队伍,必要时也会引入第三方调查审计等多种方式进行监察。

其次,地方政府对电影的支持态度与力度或会发生改变。

比如,今年10月1日实行的《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规定“电影专项资金按照4:6比例分别缴入中央和省级国库”, 而2006版中规定“国家管委会依据各省份上缴数额的40%按季返还上缴省,由省级管委会安排使用”,这表明返还地方的资金比例提高了两成。

更为重要的是,此次修订版第二十条首次规定,“国家和省级管委会办公室应当每年向社会公布电影专项资金支出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这种方式有利于地方支配使用,节省资金流转程序,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姜涛表示。

专项资金有多重用途,与2006版相比,此次修订版更为强调将电影专项资金用于奖励优秀国产影片制作、发行和放映,同时将适用范围扩大至重点制片基地建设发展和资助艺术创新影片发行、放映以及电影走出去等项目,其中影片创作也会成为一些地方省市专项资金支持的重点方向。

而深谙电影产业的投资人或许能从中闻到一些味道,因为电影专项资金虽不多,但其“扶持”的方向多是电影产业链中需要解决的环节,问题即方向甚至是机会,因此,专项资金也被视为中国电影产业的投资的一个风向标,比如,有专业人士进行过测算,最近几年,电影专项资金建设对影院建设到不少于20亿,带动社会资本投资大概在1000个亿元,当然,除了能够获得一定补贴外,更多在于中国电影高速发展的市场需求。

而内容创作目前也是中国电影产业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之一。

“强大IP,现在各家争抢的也差不多,接下来便是找到‘创作’IP的秘密了。”徐慧认为。

这个秘密会又是什么呢?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