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成都在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财经课堂

财经课堂

王巍:尚待启蒙的金融文化

发布日期:2016-01-14信息来源: 金融博物馆书院

blob.png

 2010年,在天津具有百年历史的金融街上,新开了一家全免费开放的中国金融博物馆。


  博物馆理事长王巍说:“它和收藏历史的传统博物馆不同,是发现历史的启蒙功能博物馆。我关心如何把金融变成一种文化,如何在中国进行金融启蒙。而金融博物馆本身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却也让我始料未及。”


  在王巍刚从乌镇的“互联网大会2015”转回至北京的下午,本刊在他办的第三家博物馆——国际金融博物馆——内的咖啡厅里采访了他。


金融是要让个人幸福


  《金融博览》:您曾说:“您关心的是如何把金融变成一种文化。”难道金融本身没有文化,不是一种文化吗?


  王巍:金融有它自己的文化,只是当前体制下,它作为一个拥有特殊地位的行业被不断神秘化,离大众生活越来越远,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金融简单地说,就是一种制度安排。它帮助资金融通,让项目能找到钱,让钱能找到合适的项目,让百姓生活更便利,让企业家能够自主创业。但由于中国特殊的国情,金融这个看似简单的工具被赋予了太多的含义,很多自由有效的金融渠道不畅通,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让金融业变得固步自封。


  现今社会中充斥了金融阴谋论,这实际上是对金融、对风险的不理解,一些人更习惯于用一种妖魔化的方式描绘金融市场及其前景,这会阻碍理性分析和创新发展的进程。我们需要建立正确的金融史观。


  《金融博览》:什么是正确的金融史观呢?


  王巍:在金融领域,我们需要一个启蒙,金融观念的厘清是唯一的起点。


  中国文化里讲“士农工商”,商的地位最低,中国历史是不鼓励商业的。而“商”里面,金融更是长期被妖魔化,与巧取豪夺、贪得无厌这样一些词联系在一起。在中国,过去君子耻于谈钱,钱是“阿堵物”,带有很深的贬义。老百姓不了解金融,金融并不是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到现代社会之后,人们看到了金融的力量,但金融又长期高高在上,普通民众不能轻易做金融。在这样的环境下,金融被迅速地神秘化了,一方面人们不知道金融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另一方面金融被垄断化以后,似乎离老百姓很远,被认为是一个被操控的掠夺性工具。这样的观念需要更新,需要启蒙。

  过去,也包括现在,许多大学里讲金融,最基本的是讲三性:安全性、效益性和流动性。这是我们的主流观念,即金融关系老百姓长远、关系社会安定,必须严格监管。这其中有它的道理,但在现代社会,我们需要新观念,“新三性”。

blob.png

 《金融博览》:哪“新三性”呢?


  王巍:金融不是居高临下的管理与操控,它是我们生活里必不可少的养分。我在中国金融博物馆的开馆明义中提到过:金融是一种制度,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价值的取舍。


  金融该具备的“新三性”:第一,金融要使人安全。这里的安全不是我们传统金融课上讲的安全,不是从上而下的那种控制秩序、安定团结,而是指要让我们的人生更加安全。比如因为有了保险,当人们遭遇无妄之灾的时候人生有了保障;有了信用卡,出门的时候不用带大笔现金而更加安全等等,是个人体验上的安全。第二,金融要使人更加自由。更多金融手段,更强的理财能力,而帮助人不再依托受限于某个机构或单位,让人生有更多的选择可能而更加自由。第三,金融要使人更加快乐。比如年轻人现在买不起房车,但有能力有信用,就可以抵押贷款,让当下过得更加快乐。


  我认为,好的金融归根到底,是要让人感觉到更安全、更自由和更快乐。这才是学金融的目的。我们过去大学教的,如何监管、如何控制风险等等,那只是少数人的金融;我们过去讲的金融普惠依然是一种慈善式的,居高临下的,补贴性质的金融,普惠金融的实质是要真的普惠于人,要真的和人的生活联系起来,和人的体验连在一块儿,是个人的幸福。我们要让民众知道金融是这样的一种东西。


  《金融博览》:这样人们就会有意愿去了解它,去创造它。


  王巍:把金融变成日常生活,然后金融才能成为我们文化的一部分,这样的金融才健康、才阳光、才进步、才有积极意义、才能感召年轻人,要做个人体验式金融。我把这个叫作“金融启蒙”。



我们缺少启蒙这一课

  《金融博览》:中西文化不同,西方金融更多是脱胎于商业文明,是在商业氛围中慢慢发展起来的。


  王巍:500多年前,佛罗伦萨的金融和我们中国的类似,对金融有偏见、丑化犹太人,金融与从事金融的人的地位并不高,并不受人尊重,经济史上,现代金融业的鼻祖、用自身财力哺育了人文复兴的美第奇家族,在当时记载中也多是阴暗负面,佛罗伦萨能成为当时金融中心的一个原因也是当时那里排斥贷款付息的基督教势力较弱。


  《金融博览》:那改变的契机在哪里呢?


  王巍:中世纪晚期,人文复兴发源于佛罗伦萨、米兰和威尼斯,后扩展至欧洲各国,从那时起,欧洲开始以人为中心,相信个人的价值和力量,提倡人本主义,对人的尊重取代了上帝、教皇、王权。


  《金融博览》:这种改变主要是观念的改变。


  王巍:是的。以人为本,是整个人文复兴的核心。通过启蒙运动,在哲学、法律等方面确立了私有产权的重要性,自然权利、社会契约论等社会哲学观念被广泛接受。金融家与金融市场的形成发展不仅仅取决于金融本身,也取决于金融之外的社会因素,特别是文化观念中对财富的认同,对私人产权的保护,以及对商业契约和人文传统的继承等等。没有这样的土壤,金融与金融文化无从谈起。我们现在在慢慢地变化与发展中,在互联网时代,我相信我们不再需要500多年,会更快。

王巍:尚待启蒙的金融文化

  王巍:对。今天的社会,是一个日益平等化的分享型扁平化的社会了,因此我们整个观念也要扁平化。中国的金融文化应该改变过去“高高在上”的态度,让它回归大众,成为我前面说的那种属于普遍民众的安全、自由、快乐的文化。


  《金融博览》:怎么去改变观念呢?


  王巍:金融文化不是喊口号,而是真正干,是做,所以我在做博物馆,我在写书,都是为金融文化添砖加瓦,就是从小事、从细微处做起。我举几个例子。


  比如,金融启蒙这个词,在英文中是Financial Literacy,过去有很多译法,比如金融教育、金融素养、金融扫盲,这几个词都不好,扫盲,凭什么认为对方就是“盲”呢;素养,这个词太高,不接地气;教育,这个词也依然是居高临下的。最后我定的叫金融启蒙,它不再是单向的,而是相互的,相互启发,我们要改变过去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放平,平等互动。我去讲这个词的解释,就是启蒙,就是在改变观念。


  再比如,人文复兴这个词的原文是Renaissance,国内通常译为文艺复兴,但原词中并没有文艺两个字,这是因为早期这个词的翻译者是些文艺青年,他们看到的只是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但丁等文艺方面的,但事实上Renaissance不仅仅包括他们,还有科学家伽利略、政治思想家马基雅维利、天文学家哥白尼,所以更准确的翻译是人文复兴。这样的翻译可以让更多人明白这种以人为本的复兴和自己有关,这同样是改变观念。我很计较这样一些词的翻译,也在于此。


  《金融博览》:在金融文化的发展中,如何去平衡绩效与价值呢?


  王巍:市场经济下,当然都是要赚钱的。但以赚钱为中心,那不过是早期的商人与金融从业者的目标。发展到现代,社会需要的是企业家,他们最主要的是要创造社会价值,他们带给社会的该是创造性。时代是发展的,早期那样的一代、一个时期终将过去。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