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成都在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图片 > 艺术画作

艺术画作

【当代油画】丹青家传:莫也·莫芷

发布日期:2015-12-26信息来源: 中国成都在线

mmexport1451104040308.jpg

莫也,女,四川宜宾人。

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

1995——1997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班。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油画。

福建省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副教授。

现住北京,中国立竿见影书画院特邀画家。

mmexport1451104042191.jpg

易中天先生曾在20多年前对厦门油画家莫也女士作住如下评价:

莫也画画,她自己就是一副画。莫也不写诗,她自己就是一首诗。

莫也也是女人,她画的也是女人,女人眼里的女人,她不是诗吗。画女人的女人,她不是画吗?

mmexport1451104044272.jpg

女画家莫也油画 60X50CM1990作者王玉琦


是梦里,
是诗里,
是在不老的记忆里

阳光依旧
新鲜如初

斑驳的
只是
你我的

记忆无数

那花香
那花影
那花瓣

还如石
深刻在那记忆的花里
五彩缤纷的心情

白色 黄色
绿色 红色

荡漾在
五彩缤纷的心情
五彩缤纷的油彩
粗的细的笔迹里

风里
雨里

在那红色的温柔
招手里

我的浅浅的
月雾般的
微笑里

你我相识相伴


蒂莲

般的
身影里

春天
夏季

月圆月缺

花开花落

在我心做花瓶里
一起快乐
一切忧伤



那首轻轻的旋律
如今
现在

依旧
静静地流淌
在如许的
阳光里

如今
现在
依旧吗

我的love


不知何时何地
我还能回到

原来的光里
你的诗意里


莫也工作室:

mmexport1451104046303.jpg

无论是画怀抱婴儿的母亲,还是伫立门前的少女,是编织发辫的姑娘,还是提水归来的妇人,莫也都表现出一种女性特有的诗性视觉思维。静态的瞬间,平稳的构图,柔和的色调,细腻的笔触,共同构成一种风景画似的意境,清新、自然、静谧、优美。诗情与画意,生活美与心灵美,同步地表现于她的作品中。于是,在这诗与画的转化中,酷爱音乐的莫也完成了她的三个乐章。

第一乐章的主题是“生命”,以她的成名作《母与子》为代表,包括《新裙》等作品。它们或表现生命之创意,或表现生命之活力,共同的特点是明亮热情。那母亲怀中的幼儿,有如新生之旭日,而那同心圆般展开的新裙,又有如生命之光轮。面对那些活泼流走的红色和黄色,我们会有一种置身于彝家火塘之前,获取生命活力的真切感受,观赏那些富有装饰意味和节奏韵律的线色构成,我们又会有一种置身火把节狂欢队列,倾听生命讴歌的情感体验。

莫也作品:

第二乐章的主题是“田园”,以她的获奖作品《牵牛花》为代表,包括《春露》、《青果》,也包括《清泉》、《银色紫云》。在这个乐章中,色调由火塘的红黄一变而为田野的青绿,情调由阳光般浓郁一变而为月色般淡雅。《牵牛花》有如“蓝色月光梦幻曲”,其蓝如水银泻地;《春露》有如“绿色清泉田野诗”,其碧绿如碧波深潭。彝族少女妇女们的种种风情,更是被画家的细腻笔触,描绘得如诗如梦。

第三乐章的主题是“神话”,其代表作则是《金子的女儿》。一种早在《青果》、《清泉》中就已朦胧显现出的梦幻感和神秘感,在这里得到了更为充分和突出的表现。彝族文化固有的那种神话色彩和幻想气质,那种原始韵味和山野情调,那种传奇魅力和古朴风姿,不是诉之于外形的显现和图像的阐释,而是表现为内心的体验和神韵的追求。人物、服饰、环境,无不逼真、写实、贴近生活,然而整个氛围却有一种难以言传的神秘感。这正如《牵牛花》虽不直接描写田园,却有田园牧歌式的优美和静谧一样;《金子的女儿》虽不直接描绘神魔、图腾、巫鬼,却也有着神话诗般的浪漫与传奇。

莫也女儿 莫芷

mmexport1451104132742.png

1988年 生于四川。
2010年 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
现任教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mmexport1451104134872.jpg

【当代油画】丹青家传:莫也·莫芷

莫芷


泰勒斯把他的源泉灌注进生命里去时,人们却感到自己被岁月榨干。所余的汁液要融入溪流,汇向哪里却不是他们可以考虑的事情。他们尚不知道自己处于这样的年轻之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已为生活肢解得琐碎,只有在某一些自以为得意的瞬间,才会偶然想起缺失了什么。直到有一天,你开始发现臆想的花园中只生长着一种植物,发现每一张生物的面孔都完全相同,你不再记路而只依靠导航,改变让你焦急难耐,在没标注斑马线的路上,你拘束得无处立足。每一天都在重复。只有梦境夹杂着无数碎片席卷着向你涌来,在那里它们重组为一个新的奇妙的结构,没有理由,演算和推理。它有悖于现实,甚至超越了你的经验,有时遭遇了记忆中失散的细节,有时天马行空地回到了前世,重验鸟类祖先留下的痕迹。它以虚幻替代真实,以荒谬修补逻辑,在一个条理化规范化的世界里,它是最本能的选择。

故事开始于荒谬,结束于荒谬。绘画是为了将这一过程凝固下来,也只有在这里,你重面自己,在每一个瞬间流变不定的思考,情绪,意志与感觉,绘画是试图将其整合的过程,有时重新审视外在原型,有时抽取记忆本身不断回放。

“一切都为的是此在的最本己的存在,而此在唯有从它本身去承受这种能在,别无他途。”海德格尔如是说。思绪仍未停止,只是在这样一个自我循环的过程中,暂别外在世界,获得极短的宁静。而仅仅是如此,也让人乐此不疲。


莫芷2011于清华园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