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成都在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抗战记忆

抗战记忆

三十八军激战虎牢关

发布日期:2015-10-09信息来源: 新浪历史

 19444月下旬,在豫中会战的虎牢关战役正在激战的时候,虎牢关左右两翼张耀明的第三十八军前进阵地也进行了紧张的争夺。这个军打防御战有三个特点,是克敌制胜的法宝。第一,他们深谙防御战中适时出击、积极骚扰打击敌人之道,打得非常主动灵活,使日军摸不清守军的实际情况,大大迟滞了日军的攻击行动。第二,该军注重对敌情的侦察,经常派出小部队向敌方搜索,他们提供的情报,使上级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反应。第三,在一部正面抵御日军进攻时,其相邻的友军总是主动侧击进攻的日军,减轻正面抵抗的压力。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第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三十八军军长张耀明中将

 

右翼的作战于422日始于马家岗。这一天,日军林芳太郎第一一零师团的第一六三联队大部进至塔山附近。申及智第十七师第五十团第八连在马家岗执行搜索任务,与日军五十余人遭遇。第八连在人数占有优势的情况下,发起猛烈的攻袭,日军不支,向东逃走。夜间10点钟,第八连攻至塔山顶,驱逐了七八十名日军,进至杨树沟附近,发现日军主力约三四千人。第八连完成了侦察任务,撤回驻地,把敌情向上级汇报。

237点左右,第三十八军另一部,即孔从周新编第三十五师搜索连的第一排,在风门口和马驹岭以东执行任务,遭到七十多名日军的袭扰。这个排毫不示弱,果断地将日军击退。

下午3点半,二百多名日军从草店和范家沟进攻中国军队的马驹岭警戒阵地,占领塔山的二百多名日军,同时分两路西进。这支日军在下午6点钟得到增援,共有七八百人,对马驹岭实施围攻。守军为了解困,决定袭击敌后,第五十团第四连绕击日军,迟滞了对手的前进。

25日拂晓,五百多名日军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从米河与马驹岭攻击守军铁山前进阵地,遭到第五十团第二营迎头痛击。驻防龙头嘴的第四连等部,积极配合第二营作战,对日军发起侧击,使日军受创,将他们赶回了马驹岭。

9点左右,日军又猛攻守军两河口及铁山阵地,经东西竹园渡过汜水河,到达铁山外围的警戒阵地小李村。他们没料到,守军在这里组成了火网,守军指挥官一声令下,部队猛烈射击,使日军遭受重创。此时,龙头嘴的第四连又协同夹击,打得日军遗尸遍地。中国军队乘胜出击,击毙大批日军,日军出动了三架飞机,才能掩护部队将尸体拉回。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日军不会轻言放弃。下午1点钟,他们又出动步骑兵三百余人,得到飞机和炮火的支持,第三次进攻铁山阵地。这一次,潜伏在龙头嘴的第八连骤然发动袭击,打得大批日军身负重伤,日军只得狼狈回撤。

同一天,在守军右翼最外端的大顶平和兴谷寨阵地,也遭到了日军的攻击。二百多名日军从密县西北十二千米处的北召出发,进攻孔从周师在这两处的警戒阵地。此处驻防的孔师第一零五团第三营,也采取了正面防御和主动出击的办法,派出游击小组,到敌后四处攻袭,策应正面阵地的作战。这股日军处处挨打,深恐陷入包围,仓皇回撤。

第二天下午,守军继续主动出击。下午5点至8点,孔从周师派部队袭击占据庙子的日军,将日军击退到石坡口。

中国军队看到了实施主动防御的好处,276点左右再次出击。第五十团第一营和第二营各一部,从西温堂、两河口两处,夹击龙头嘴的三百多名日军,居高临下压迫日军。日军不支,向东逃往塔山。他们逃到龙头嘴以东山谷,被孔从周搜索连一部撞上。该部发起突袭,毙伤日军五十多人,缴获多种文件。日军东去无门,转向东北,逃上马驹寨。

守军再接再厉,于29日凌晨1点左右再次主动出击。这次反攻动用了较大的部队。第五十团第三营刘侠僧营长率领全营官兵,携带两门迫击炮,向马驹岭的日军出击。炮兵将两门山炮推至褚岭西南的傅山山麓,刘侠僧营的步兵在炮火掩护下,以一部佯攻塔山,主力从正面攻击东西竹园与两河口的日军,另派一部从马驹岭西北的东坡和安沟攻击日军侧背。这支部队于4点钟进至马驹岭西端第一高地,日军为了阻止其推进,以密集的炮火进行压制,中国军队也尽量集中火力反击,步兵英勇冲杀,接连攻占第二、第三高地。战至5点半,日军向北退至金古堆,刘侠僧营攻占了马驹岭的全部阵地,随即向半个店和金古堆扫荡。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西北军

日军吃了大亏,于10点左右增兵反攻,向守军左翼迂回。第五十团团长见敌众我寡,派一个连在安沟掩护刘侠僧营。激战到黃昏,刘侠僧营奉命撤退。孔从周仍然坚守积极作战的原则,派出两连援兵,携带两挺重机枪,攻击庙子的日军,另派一个连协助左翼的友军攻击北召的日军。10点钟,援兵先后攻占庙子与北召,毙伤一百多名日军。

4月的最后一天,凌晨4点钟,庙子日军五六十人进攻守军的斩断腰前进阵地,第一零五团第一营马喜英排拼死抵抗。马喜英不愿被动防守,尽管兵力不足,他还是派出一个班绕至日军后背夹袭,迫使日军南撤。

第三十八军的部队不但擅长敌后的突袭,还擅长蒙蔽敌人,进行偷袭。51日零时,第四十九团和第五十团各派一个排,穿着便衣,不显山不显水地深入敌后,从塔山以东袭击崔庙的日军。1点左右,第五十团第九连赵廷仁排推进到柳树沟附近,发现三十多名日军和四五十头驮骡正在行军,当即发起猛攻。第四十九团第九连的乐青山排长闻声率部赶来,投入战斗。两个排两面夹击,毙伤数名日军和数匹驮骡,日军逃向杨树沟,中国军队缴获大量衣物和食品。

由于第九十六军大战虎牢关和第三十八军在虎牢关右翼不断出击,日军难以把握敌情与战机,于是窝在守军主阵地前,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为了摸清情況,只是对守军外围据点发起小规模的进攻,根据战局的整体发展,再决定如何行动。

430日起,沿平汉路南下的日军向王仲廉第三十一集团军发动了新的进攻。第四集团军对于友邻集团军,也是恪守坚守阵地、主动出击、支援友军的战法。右翼的张耀明第三十八军直接配合友军作战,左翼的李兴中第九十六军也在同时策应。51日夜,第五三一团第二营从南李庄和高山寨秘密进入汜水以东,在五里堡击毀日军汽车四辆。殷义盛第四十团第一营在山炮掩护下,经阎顶攻占状元坟与魏窑两处。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

由于日军沿平汉路继续南下,攻占许昌等地,并向西南迅速推进,王仲廉集团军急速后撤。其结果,临汝于53日午后失陷,孙蔚如第四集团军右翼及其侧后受到严重威胁。当面的日军乘机发起攻击,配合临汝的日军作战。

在第四集团军主阵地杨树沟及大店以北,有个1064.1高地。日军为了瞰制守军主阵地,对这块高地志在必得。于是围绕1064.1高地,双方展开了白热化的争夺战。

528点钟,日军五六百人在强大炮火掩护下,攻击右翼孔从周师阵地,占据了1064.1高地。守军决心将高地夺回,在下午1点钟,第一零三团第一营刘宪承营长率领全营从牛家寨东进,切断敌后的隘路,打退从八峰寨增援的日军,夺回了1064.1高地。

日军不甘心失败,在下午5点左右,庙子日军增至千余人,分向1064.1高地和老庙阵地进攻,第一零五团第二营伤亡重大,阵地又陷敌手。

日军为了巩固战果,于晚8点又攻牛家寨与冷沟寨阵地。第一零五团第六连奋力抵抗,激战彻夜,连长张鸿烈阵亡,守军又丢失了冷沟寨。

守军连夜整顿军势,决定尽快收复高地。3日凌晨5点,朱映亚营长率一百余名步兵,携带两门迫击炮,向日军反击,夺回了冷沟寨,迫使日军一部二三百人向羊圈河北逃。这股日军在琉璃庙沟遭到守军第五十团第九连的迎头痛击,日军北去无路,调头向东,逃往东温堂。从冷沟寨后撤的日军主力,大约一千多人,北逃至狼窝,遭到守军第四十九团第三营痛击,改向南逃,抵达方家岭与获坡一带。守军第一零三团团长杨健率领第三营,协同申及智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第三营,对这股日军猛烈夹击。从双方的兵力来看,日军占有优势,所以激战到黃昏时,双方呈对峙状态。

此夜刮起了大风,天色墨黑。日军在夜幕掩护下钻了个空子,向南逃逸,经过大坡岭、黑山头与曹地,于542点猛扑洪河。孔从周新编第三十五师的师部就驻扎在洪河,但孔从周没有兵力可以对付这股日军。师部除少数直属单位外,沒有预备部队,所以险象环生。情急之中,师部转移到蟠龙山南端高地,躲开了日军的兵锋。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孔从周将军

日军在洪河没有遇见守军,于5点左右抵达西南方的姜沟与涉村阵一带,经过短暂休整,又于正午时分经铁生沟进至夹津沟口。

这时候,孔从周师长已转移到蟠龙山西北的赵兰沟指挥作战,但师部与各团之间难以建立联络。日军在飞机掩护下继续向西南方向突进,经圣水直奔偃师、登封交界的鹅岭口。如此就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局面:这股日军用一天一夜的时间,向守军右后方突入三十多千米,但守军右翼端老范沟的第一线阵地却仍然坚如磐石。

这股日军为何放过守军阵地不攻,而钻隙突入守军的纵深呢?分析他们的企图,显然是要配合临汝方面的日军,直奔洛阳外围,切断王仲廉集团军的后路。孙蔚如集团军虽然未能挡住这股日军,但依然坚守在巩东阵地,继续抗击其他日军部队。

5日上午,马驹岭的日军不断以小部队向东西竹园活动,都被申及智第十七师在铁山前进阵地击退。

这几天,虎牢关左翼李兴中第九十六军阵地上的战斗也很激烈。52日,十里铺日军二百余人向廖峪运动,黄昏时猛攻王训成第四十二团警戒阵地。王训成团第三连居高临下,以掷弹筒和手榴弹还击,将日军击回高地东侧。夜8点,日军又以主力进攻廖峪西侧高地,猛扑数次,都未攻下。夜12点,第二连奉命增援,守军得到增强后,没有株守阵地,而是展开反攻,以山炮轰击日军,然后是步兵进攻,战至3日凌晨3点,将当面的日军击退。

3日拂晓,日军增兵至四五百人,在飞机炮火掩护下,从十里铺西端猛攻廖峪两侧高地与大同寨,从早晨攻到中午,连攻五次,都没有占到便宜,守军在大同寨东侧沟道里毙敌尤多。守军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王训成团第三连和第五连伤亡严重。12点以后,日军又发起攻击,战至下午2点,日军在沟道里尸体横陈,无力再战,向东岸退去。

日军得到整补后,当天继续发起进攻。晚8点,七百多名日军兵分两路,一路攻向大同寨的殷义盛第四十团任登云连,另一路攻向英峪的王训成第四十二团张平世连。守军利用地形,在日军攀登阵地斜面步履维艰的时候,用轻机枪猛烈扫射,并用掷弹筒和手榴弹轰炸,迫使日军退回。如此接连四次打退日军进攻,守军阵地岿然不动。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54日,日军炮群推进至傅五伦沟以南,向李中兴第九十六军阵地各要点进行地毯式轰击。守军也不示弱,官店和杨泉两处炮兵阵地不断向日军轰击,双方展开激烈的炮战。黄昏时分,十里铺的日军出动六百余人,从铁路南侧攻击贾岭。陈子坚新编第十四师在沟底埋伏了部队,当日军到来时,伏兵突起,打得日军退逃沟东。

日军决定调飞机增援。5日拂晓,十架日机飞临高山寨、黑虎岭、杨村、穆沟,轮番投弹轰炸。日机飞走后,日军炮群开始猛轰。炮火延伸后,日军二千多名步兵分四路进攻。守军方面,第五三一团第一连驻守高山寨,第二连驻守黑虎岭,第五二九团第七连驻守杨村,第九连驻守穆沟。四个连沉着应战,把日军放到近距离內,以周密、精确、猛烈的交叉火力加以打击。四处阵地的守军相互支援,激战终日。

日军在强攻中折损了兵力,于是在战斗间隙里,借着烟幕的掩护,不断把自己人的尸体拉运回去。可是日军不断得到增援,兵力始终未减,攻势依然凌厉。可以说,虎牢关战役打响以来,日军对守军左翼主阵地外围据点的攻击,此次投入兵力最多,攻势最为凶猛,却未能撼动守军的阵地。不过,陈子坚考虑到高山寨阵地过于突出,容易遭到日军火力打击,为减少部队损失,令第五三一团第一连夜间撤至保和寨的刘家岭防守。

战至这一天,第四集团军的防线上,除孔从周的新编第三十五师阵地被日军突破外,李振西的第一七七师、陈子坚的新编第十四师都拒敌于前进阵地之外。申及智的第十七师当时兵力有限,第四十九团被用作军预备队,第五十一团的两个营去陕西接兵未回,所以申及智以四个营的兵力,即第五十团三个营和第五十一团第二营,始终把日军死死地挡在了外围据点的阵地前。

第四集团军的阻击战打得漂亮,上峰是知道的。就在55日这一天,孙蔚如接到蒋介石的电报:

孙总司令:兄部阵地为此次中原战场之轴心,关系全盘之胜败与国家之存亡,务希督饬全体忠勇将士,抱定与阵地共存亡之決心,发挥我国民革命军之战斗精神,奋勇歼敌,达成使命,庶不愧为总理之信徒与本党之战士。此次作战,兄部能屹立不动,指挥若定,至为慰念,希激励所部,始终确保阵地,达成任务,是所厚望。中正手启。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

既然蒋介石要求孙蔚如继续确保阵地,不能放日军通过,孙蔚如就要做到万无一失。早在53日,孙蔚如已经采取了一个妥当的措施。为了堵住一切可能的漏洞,他命令张耀明第三十八军的工兵连长何伟率部,前往偃师以南的杨村,在伊洛河上架设一座军桥,要求能够通过纵队与载重车辆。5日夜12点,在接到蒋介石的电报之后,他又命令张耀明军的炮兵营开往偃师城南的许庄,掩护杨村的军桥。光有炮兵还不够,他又命令孔从周师第一零五团第二营派出一个连,交给炮兵营营长赵益元指挥,星夜开赴杨村保护军桥。

6日这一天,日军谋求从不同阵地取得突破,采取此处通不过就打彼处的战法,结果是处处碰壁。日军从早晨就开始进攻,出动一千多人,在炮火掩护下攻击黑虎岭、杨村、穆沟三处阵地。守军第五三一团第二连坚守黑虎岭,被日军三面包围,仍然坚持抵抗。营长为了应援黑虎岭,采用灵活战术,于10点钟以前派第一连一部从南李庄侧击日军,日军担心腹背受敌,解围撤退。第五二九团防守杨村的第七连和防守穆沟的第九连,打退了日军三个波次的进攻。日军在两处进攻受挫,改变战术,于午后1点钟企图从两连阵地中间穿插突破。敌变我变,守军从两侧夹击,打破了日军的企图。十里铺的三百多名日军于午后5点向黄河滩运动,另一股日军百余人在炮火掩护下攻击张平世连防守的英峪,守军殷义盛第四十团和王训成第四十二团不以步兵增援,以炮战却敌,集中迫击炮将日军轰走。日军还不死心,又有三百多名日军于午后7点从廖峪向大同寨进攻,当日军向沟道运动时,殷义盛第四十团发挥迫击炮的火力优势,集中轰击,打得日军向东溃逃。

第三十八军虎牢关右翼作战记

7日,左翼战线上,四百多名日军在炮火掩护下三路进攻,兵锋指向贾峪、大同寨和英峪。守军仍然将日军放近再打,轻重机枪、掷弹筒一齐开火,同时扔出手榴弹,将日军逼退至沟东,形成对峙局面。当日8点钟,在右翼战线上,庙子的五百多名日军向西北推进至鼓堆坡,遭到申及智第十七师第五十一团第二营和第五十团第三营一部的共同阻击,于午后2点向东退去。

日军始终未能全面突破第三十八军的虎牢关两翼防线,直到该军奉令调整防线。524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发出代电:

第四集团军应向洛宁、长水以北地区推进,反攻目标临时指定。

接着,该长官部又发出电令:

第四集团军进出洛宁。

69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蔣鼎文发出电令:

三十八军一团守备十八盘,一部在上戈、甕关对北警戒,其余集结黄城村附近;九十六军主力在长水、中山阵西侧布防,一部与洛宁敌保持接触,总部住岭南。

第四集团军此后就在洛宁、卢氏、官道口地区与日军对峙拉锯,部署虽经调整,任务却未变动。

第四集团军虽然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却未能左右整个战局。612日,灵宝西南地区的守备部队胡宗南第一军阵地被日军轻易突破,日军进至虢略镇和朱阳镇,兵临陕西东大门,华阴和渭南等地形势紧张,西安市闻警,疏散市民,一时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第四集团军的英勇作战和牺牲,未能挽回豫中会战的败局。

在豫中会战的豫西战役中,第四集团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伤亡官兵四千六百六十余人,失踪和被俘官兵二千九百余人。孙蔚如将军分析说:

此次豫西战役,本军在登汜阵地及韩城阵地两次大战,均予敌甚重打击。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